社区精灵:名校光环的美国金融海龟选择了一条

 行业动态     |      2020-01-05 23:49

  一位刚满30岁的有志青年,上海交通大学软件工程学士,美国罗切斯特大学金融学硕士,名校光环加上几乎拿到了金融领域含金量最高的几个资格证书(保荐代表人资格、法律职业资格证书、CPA专业阶段资格证书、CFA二级),按照正常发展,他将很有可能在金融这个“高大上”且多金的行业拥有光明的前途。

  出乎几乎所有人的意料,他毅然放弃了这一切,选择了一条从零开始的创业之路。当记者充满疑惑地问他:“为什么选择社区生活服务这么‘接地气’的一个方向呢?”他微笑而坚定地回答:“热爱!”。这,就是社区精灵的创始人兼CEO,郑进禄。

  2013年,他就职于上海的PwC普华永道,国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第一年,租住在陆家嘴金融人才公寓。由于工作的需要,他经常需要到干洗店干洗西装、衬衣之类的服装。

  干洗店的会员制度让他面临这样一种选择:充值会员卡,可以享受较低的洗衣折扣,但需要预付费一笔金额;不充值会员,按次付费,则每次消费没有折扣,单价较高。充值的金额现在看来并不算高,但是对于很多“月光族”的年轻人来说,也足以让他们产生些许纠结。更何况,商家跑路的情况也不少见,如果充完值后商家搬家或倒闭了,哪怕有心去维权,也是一项成本收益不对称的事情。

  如果同一小区里有类似需求的小伙伴们可以一起拼几张会员卡,以及处理后续的使用适宜,那么成本和风险就都降低了。可惜,虽然上海的社区服务在整个中国算是相对成熟的,但当时并没有这样一个社区组织可以提供类似的服务。

  2016年,郑进禄从美国留学回国后,偶然一次跟初中同学杜玉峰饭后聊天。阿杜是从英国留学归来的,已经在北京买了房,他提到北京的一些小区还有很多生活服务不是很方便,比如物业的维修师傅有时候任务比较多,联系起来比较麻烦;从各类O2O到家服务APP上找维修师傅,有时候一点小维修,动辄上百元,也不划算;从外面的小广告上联系,又不太放心。接着,有海外生活经验的两人又聊到果蔬采购、二手交易、社区团购等等,一聊就是几个小时。

  于是,他们就开始调研、策划,成立一个独立于社区居委会和物业的第三方社区生活服务组织的可行性。

  再后来,陆续有其他几位合伙人加入,不断完善补充这个想法。赵宇晨,本来是他们第一批试点小区的一位用户,也对社区经济非常感兴趣,于是几个想法相投的人走到了一起。

  赵宇晨从一名业主以及土生土长的北京人的角度提供了更多的思路。他小时候的邻里街坊都是互相认识的一个很有温度的集体,而现在的小区恨不得同一栋楼内一起住了两三年都彼此不认识。

  如果能做一些更多链接人与人的事情,让社区变得更有温度,然后再基于社区这个网络开展社区经济,还可以有很多想象空间。

  就这样,一步一步地,通过提供补充居委会、物业服务之外的第三方社区生活服务,构建一个链接人与人的、有温度的社区网络,进而开展具有巨大想象空间的“社区+X”经济,“社区精灵”走进了北京的社区。

  社区服务与之前从事的金融行业相比,确实务实、低调到“泥土”里,但郑进禄相信:“社区”也可以是一个充满神圣和理想的词。“社区”的概念Community在英文里有“共同体”的意思,而共同体的建立是基于人的共识的。构建社区共同体是“市民社会”或“公民社会”的高级形态。

  郑进禄的微信签名是,“仰望星空,脚踏实地”,这也成为“社区精灵”团队共同的信念。

  早在几年前就有过一波社区类创业的浪潮,但是目前来看,倒闭的倒闭,转型的转型。似乎这个类型的创业存在着一个不小的瓶颈,社区精灵为什么选择踏着前人的“尸骨”再走一遍貌似行不通的路呢?

  郑进禄回答说:“之前确实有不少社区类的创业项目,其中不乏一些具有很强背景的明星项目,比如国安社区、叮咚小区等。但是,我们认为其中大部分是打着‘社区’的名号,在做一些纯粹的互联网模式的事情,仍然是在用前几年互联网创业公司惯用的‘流量思维’,靠烧钱补贴的方式去迅速扩大规模。

  而我们认为,在社区这个场景下,这个模式跑不通。社区是家所在的地方,家更需要的是安全感和信任。社区又是一群家的聚合网络,如果方法得当,信任是可以迅速在这个网络里感染和传播的。

  社区精灵避开烧钱补贴的套路,从安全和信任出发,通过贴心服务来精细化运营社区经济。”

  如何精细化运营社区,来获取信任呢?郑进禄为我们详细地介绍了社区精灵的一项业务:便捷维修。

  在社区精灵入驻丰台区金泰城丽湾小区之前,小区居民家庭小型维修的渠道主要有三个:小区物业、O2O到家服务类应用、游散维修师傅。小区物业,安全可靠,但是有时候维修师傅安排不过来,居民只能一拖再拖。O2O到家类服务,收费较高,动辄就是几百元,而且上门人员不固定。★△◁◁▽▼游散维修师傅,又不知道靠谱不靠谱,▼▼▽●▽●随便让不认识的人进家,有时候不放心。

  社区精灵的模式是,为一定数量的小区分配固定的维修师傅,★▽…◇就驻守在小区附近。如果居民有需要,多数情况下能够快速上门。由于一个小区都是由固定的维修师傅服务,长时间下来,信任感就有了,而且能够快速在小区内传播。

  郑进禄进一步解释到:“我们并不是说其他人做得不好,只是受制于自身模式特点,有些问题无法消除。比如小区物业,每个小区物业都有收入成本的考虑,收入(物业费)是固定的,为了降低成本,只能雇佣少数甚至一个维修师傅来维持基本的物业服务需求。

  而各个小区物业又是不相通的,很有可能出现这个小区的维修师傅忙不过来,而隔壁小区的维修师傅却是空闲着,造成了服务资源的浪费。

  而APP应用上的维修师傅,用户有时候只考虑到收费贵,抱怨说‘一个简单的动一动、拧一拧怎么就收上百元’。可大家别忘了,师傅到家里后可能只是动一动、拧一拧,但是来回的路上可能要花费1个小时,甚至2个小时,这些时间成本也是需要有人买单的。所以,一般的O2O到家服务收费贵,也是有一定的原由在里面的。

  至于不太放心的游散师傅,一是没有‘信任’的培养基础,□▼◁▼二是确实有一部分不负责任的‘黑心师傅’影响整个行业的名声。而家是需要安全感的地方,让外人进家门是需要信任的。

  社区精灵通过打通邻近小区之间的界限,为一定数量的小区分配固定维修师傅的方式,解决了上述维修师傅的调配、通勤时间成本和信任三大问题。这些不通过深入社区细致了解、认真思考分析、研究解决方案,只通过烧钱补贴,是做不到的。这就是精细化运营的一个典型例子。”

  那这些业务是如何实现盈利的呢?记者带着这样一个疑问,继续询问。郑进禄笑着摇摇头:“这些业务本身是不盈利的,我们做的都是一些最基本的、标准化程度比较高的小型维修,价格很透明。大型的、专业性较强的维修,虽然利润可能比较高,我们也暂时不做,因为那样做起来,模式就太重了,逻辑就变了,我们还是想以标准化程度较高的便捷服务为主。”

  随后,他又补充到:“但我们也不亏钱,勉强能够盈亏平衡。如果非要说盈利的话,获取的‘信任感’就是我们的利润!基于这些信任感,我们其他业务开展起来会更加顺利。”

  像这样看起来微小但却细致贴心的生活服务,▲★-●社区精灵还有很多尝试,比如共享周边干洗店、■□洗车行、儿童娱乐园会员卡,邻里二手交易平台等。

  移动互联网已经步入了下半场,流量红利已经逐步走向枯竭,还抱着上半场那种“烧钱换流量”的思维,大概率是行不通了。

  正如阿里前总参谋长曾鸣所说:容易赚的钱没有了,往后大家都得做更辛苦的事。像社区精灵这样的团队,以踏实地心态去深耕社区、精细化运营,为我们展现了当下社区类创业的另一种风格。

  社区精灵毕竟不是一个公益性组织,而是一家企业,企业的根本目的就是盈利。既然上面提到的几项业务都不是盈利点,那社区精灵最终是靠什么实现盈利的呢?

  郑进禄继续回答记者心中的疑问:“我们想通过一些可以基本自负盈亏又相对没那么重的业务,获取用户的信任感,并构建一个链接人与人的网络,一个有温度的社区场景。然后再在这个基础上,开展盈利性的业务。

  给谁挣都是挣的钱,如果我们可以做得一样好或者更好,为什么不可以让我们挣呢?具体来说,口▲=○▼我们最终的盈利点是:优选好物,◇•■★▼然后以社区团购的形式,提供质美价优的产品。

  首先,我们仍然是把这项业务定义为‘生活服务’而非‘商品售卖’,这是我们和电商平台的区别。我们不会去试图做一家电商平台。一来,我们团队没有这样的基因,这不是我们擅长的事情;二来,电商平台前有天猫、淘宝和京东,后有拼多多,已经是一片红海,马太效应已经非常明显,不会再有太多的机会。

  大家都知道,电商平台是‘人找物’的模式,•●当时需要甚至不需要的时候,用户可以去逛逛天猫、淘宝或者京东,那里有海量的SKU供你挑选,对于有些人来说‘逛’和‘选’本身就是一种乐趣和生活方式。

  而我们提供的是服务,是‘我找物,物找人’的模式。我们会根据小区居民在某个特定时间段内可能会产生的共同需要或者兴趣,精选出具体的几款高品质的好物,然后推荐给大家。

  因为对于某些人来说,‘选’本身是一件需要花费时间成本的事情,甚至有一部分人,你只有把东西放到他面前时,她/她才会发现她/他感兴趣。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其实是面向这部分人提供一种‘优选’的服务,而非简单的售卖商品。

  其次,我们是做团购,而非零售。2019年投资界有一个小风口,就是社区团购。我们从本质上是认同‘社区团购’的模式的,但是我们对‘团购’的定义和理解有所不同。

  我们认为,团购需要一定的时间频率和SKU限制。如果每天每时每刻都可以团购,万物皆可团购,那社区团购和电商平台的界限又在哪里呢?社区团购所做的事情,电商平台巨头一头手握这么大的流量,一头把控着海量SKU的供应商,他们为什么不可以做同样的事情呢?甚至更严重的是,如果电商巨头逼着供应商‘二选一’的时候,社区团购又怎么应对呢?

  我们认为社区团购和电商平台的边界在于团购的频率和SKU的种类。极速快三官网我们目前的模式是,每周只团购1-3种优质产品,每周团购的产品会有所不同。这样,我们和电商平台就不是竞争关系了,甚至还会产生合作。当团购结束后,如果客户还想继续要,可以继续到电商平台‘零买’,这样我们就可以再把流量引流回到电商平台。

  从某种意义上,我们是在为某种产品提供‘单独曝光’的机会,以获得‘相对流量优势’,我们获得的利润,相当于商家做广告的成本。一个电商平台有上万甚至数十万种商品,总不能给每一款产品都有单独曝光的机会吧。

  当然,这样做也会失去成为一家超级平台的机会。但对此,我们有清楚的定位,我们的初心,本来也不是做一家超级巨头,而是一个足够单独存在,并有不可替代价值的社区场景精细化运营平台。”

  社区精灵已经成立1年多,目前已经为北京西南二环、三环附近的近百个小区提供服务,已在附近区域打响名气,赢得了很高的口碑。

  创业维艰,业务和模式几经迭代和更新,但郑进禄坚信,社区精灵的初心一直没变:一切努力,只为让社区生活更美好。精细化运营社区,未来将会有无限可能。(本文来自证券之星)●